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丑狼的博客

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大学本科学历,爱好文学。一九八三年发表小说处女作《骨气》。之后发表过散文诗歌。2010年步入网络,开始网络文学创作。散文《童年轶事》在2011年参加首届“大礼堂杯”怀旧故事大奖赛中获入围奖。

【原创小说】打往天堂的电话(13)  

2011-06-21 18:20:30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打往天堂的电话

  

 丑狼 

 

十三

 

回到自己的房间,雪儿松了口气,这时,她心里生出一种甜蜜感,一种亟不可待的甜蜜感,因为她马上又能见到曹磊了。尽管分别仅仅一天时间,但,她却十分想他、念他,恨不得马上见到他。她走进卫生间,卸妆,脱衣,洗澡,穿上来时新买的连衣裙,然后对着镜子,左看看,右瞧瞧,嗯!感觉不错,她对自己挑选的这款裙子,甚是喜欢,甚是满意,满意得使她情不自禁的笑了。女人就是这样,爱梳洗,爱打扮,打扮了自己,美化了风景,愉悦了他人。女人穿衣,不是穿给自己,是穿给别人看的。只有那些对生活失去信心,对未来没有一点憧憬,自暴自弃破罐破摔的女人,是不会在乎这些的。否则,每个女人心中都有个小九九,她所投资的一切,都是为了某个人、某个群体——或爱人,或情人,或朋友,或同事,或观众······雪儿特意穿上新式韩版裙子,无容置疑,是给曹磊看的。她把自己捯饬得漂漂亮亮后,便给曹磊打去了电话。

曹磊正在饭店。曹母、笑笑、姚旭和李斌都在。接到电话,曹磊心里十分欣喜,但他没有言语。吃罢饭,他将母亲送回宾馆,便走出来,对李斌说:“送我去BJ宾馆。”

“干嘛去?”姚旭问。

“她来了。”

“谁?”

“雪儿。”

“啊哈!她来了就撇下我们?有点那个了吧?”姚旭假装生气。

一听说“雪儿”,笑笑心里忽然咯噔一下,变了滋味,她本想狠狠地甩出一句“鬼迷心窍”,但话到嘴边又变了:“雪迷心窍。”

“要不你们都去。”

“什么‘要不’?必须!这是原则问题!怎么,你小子还想金屋藏娇?”李斌俨然一副长者形象,像在训斥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。

“不去吧?想去。特想看看这个神秘的蓝色妖姬。去吧?又怕坏了你俩的好事。阿弥托福······”

李斌等得不耐烦了,他打断姚旭的话:“少罗嗦!全部上车。他吃肉,咋闻香,去饱饱眼福。走喽。”

坐在车上,唯有笑笑一言不发,心情尤为复杂。他们三个说着,笑着,唱着,很快来到了雪儿下榻的宾馆。见面后,相互介绍一番,便闲聊起来。看着雪儿,姚旭感慨万分:“不凡!不凡!有味!难怪曹磊这家伙如此着迷,原来还是个仙女哪。”

经姚旭这么一赞,大家更是仔细地欣赏起雪儿来:她,穿着粉红色真丝雪纺连衣裙,腰间系着黑色的蝴蝶结,两种颜色相衬,既典雅,又大方,不花俏,也不素淡,俨然一副淑女的模样儿。她站在那儿,标标致致,身材苗条且丰美,姿态婀娜且多姿,飘逸的秀发,披在肩上,显得是那样轻柔、靓丽;弯弯的眉毛,不长不短,弯曲有度;瓜子型的脸颊,洁白如玉,光润细腻;尤其是那双水灵灵的眼睛,仿佛会说话似的,一眨一动,都能表露出不同的意思;总之,她身上的每一个部件,配置的都是那么舒适、柔美。真是活色生香,美艳动人。看着她,男人们不禁会产生一种雄性冲动,有想入非非的欲望;年轻女性不禁会钦羡不已,甚至自惭形秽。她这个人,酷似一件珍贵的艺术品。

笑笑打量着雪儿,心头波涛汹涌。是嫉恨?羡慕?还是什么?她也说不清楚。无论是容貌,还是气质,她都觉得,自己很难与雪儿媲美。好在,她认为自己还有优越的地方,那就是,她比雪儿小几岁,又是未婚女子。于是,她提高嗓门,似赞非赞地说:“大姐真的很有魅力。”她故意把“大姐”二字说得很响,一边说着,一边用余光瞥了下曹磊,似乎是在说给他听。

听罢姚旭和笑笑的话,雪儿反倒变得拘谨起来,她嫣然一笑,脸微微一红:“看你们说的,还要把我捧到天上去呢。”

看到雪儿腼腆而难堪的样子,曹磊真的有点担心,担心笑笑这个辣妹子口无遮拦,再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,于是,他急忙将话题岔开,问:“公司的事情办完了?”

“没有。是来要账。一宗死账,很难要。”

“那咋办?”

“发挥大家的聪明才智,给我想想办法吧。”

“哈哈,笑话!你这楚楚动人的大美女还能要不下?!”

怕什么,就有什么。笑笑这嘴,冷不丁冒出这样一句,让曹磊甚是难堪。谁都能听出,这话的味道似乎有美人计的意思。不过还好,接下来笑笑再也未说出什么难听的话,也没有发表什么意见,而是在屋里走来走去,一声不吭,神情是那样茫然、烦躁。大家在那里热烈地讨论着讨账的事儿。你一言我一语,议论半天也未曾想下什么好办法,最终还是赞同雪儿原来的想法,去老总家死泡。

“放心!我们是你们讨账组的坚强后盾,会助一臂之力。我帮你们打听那家伙的住址,李斌用车接送你们。”

“呵呵!小子,车是我的,你凭什么借花献佛?不行!”李斌指着姚旭,然后又笑呵呵地看着雪儿,“除非雪儿······”

“除非什么?你小子还有非分之想?”姚旭狠狠拨过李斌的手指。

“朋友妻,不敢欺。请一顿生猛海鲜总成吧。”

“哈哈,吃上瘾了?昨晚刚宰了我,今天又来宰雪儿。”

“这不叫宰。当今北京,吃山珍海味的是穷人,吃粗康野菜的是富人。吃一顿生猛海鲜,无非是吃一次穷人饭呗。”

“好好好,听曹磊说你们还未找下工作,这生猛海鲜,理应我请。时间——今天下午,饭店——你们定。”雪儿爽爽快快的应道。

吃罢海鲜,他们玩到天昏地暗,华灯初上。分别时,雪儿征求曹磊的意见,是否去医院拜望一下他的父亲。雪儿真是个好姑娘,善解人意,通情达理,曹磊也理解她的用意。然而,父亲尚不知晓他们的关系,母亲又不愿意他俩交往,现在去不合时宜,所以,曹磊婉言拒绝了雪儿的好意。

【原创小说】打往天堂的电话(11) - 丑狼 - 活力丑狼的博客

 第二天,姚旭和李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终于打听到了周总的住址。下午七点,李斌开车把讨账组的三个人送到了周总的楼下。

第一晚,周总夫妇热情接待。······

第二晚,周总夫妇不冷不热。······

第三晚,周总干脆躲而不见,由夫人一人出面,一直聊到晚上十一点多,讨账组的人才走。送走客人,周夫人气就不打一处来,这几天,原本要看热播的韩剧,却接连三晚,都被讨账组搅了个一塌糊涂,心情十分糟糕。她气冲冲的给周总打电话,让他马上滚回来。回来后,把他骂了个狗血喷头。

也许是夫人效应,今早一上班,周总便打电话给雪儿,约她一个人,晚上七点在﹡﹡酒店谈谈货款的事情。雪儿把周总的电话传达给了丁科长和任科长。他俩一听,甚是纳闷:这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雪儿去不去?不去?机会难得,去,又怕······怕什么?大庭广众之下,他能奈何得雪儿?!去!先试探试探再说。雪儿初来北京,地生,胆儿又小,一人确实不敢去,便打电话给曹磊说了此事。曹磊考虑再三,安慰道:“没事。晚上我们陪你去。”

下午六点半,雪儿和曹磊他们就来到了﹡﹡ 酒店。现在正是进餐高峰,饭店顾客满座,觥筹交错。他们等了一会儿,才得到两个桌位。曹磊这次来,无非是在旁边给雪儿壮壮胆,并不想让周总知道。他们和雪儿故作陌生,互不说话。雪儿独自坐在双人餐桌前,一边喝着果汁,一边等待着周总的到来;曹磊、姚旭、李斌和笑笑坐在旁边的四人桌前,猜拳喝酒,其乐无穷。曹磊的心思一直在雪儿这边。他一边喝着酒,一边注视着雪儿。

七点多一点,周总来到酒店。看见雪儿,他喜形于色,笑呵呵地说:“抱歉!抱歉!让美女久等了。嗨,太忙了!太忙了!”

“周总请坐。喝点什么?”

“不用。今天我做东,想吃什么,点。”说着,周总向服务台打了个手势,让服务生过来。他特地要了一瓶288元的拉菲传奇梅多克红酒,点了几道精品菜。他让服务生将红酒打开,倒进醒酒器,先散发着异味。酒醒过之后,菜也上来了。他一边给雪儿斟酒,一边说:“这是法国酒,口感不错。知道吗?我为什么要这个价位的酒?2,代表咋俩,88,发发,生意人吗,就讲究这个,吉利!我就计划让你发点财。”

听着周总的话,雪儿云里雾里,摸不着头脑。

“我知道,你还不理解我的意思,是这样,我公司目前确实没有钱,还你们的货款,确实很难。你们来一次,总得有个交代。我希望你跟领导透透气,如果能免去一部分货款,我们会勒紧腰带,砸锅卖铁还一部分。当然,事成后,绝不会亏待你,一定会给你丰厚的回扣。”

这时,雪儿才恍然大悟,原来,周总是想让她当传话筒。这家伙,赖账不成,便想少给。

“周总,这恐怕不成。来时,王总下了死命令。”

“嗨!事在人为。天下没有办不成的事。”说着,他从包里掏出一个精美的盒子。“来,把这个拿上。倾城之链 ——多好听的名,纯金的,专门为你买的。”

“不不不!周总。我不能要。”雪儿把项链推了回去。

周总顺势抓住雪儿的手,抚摸着,说:“好妹妹,哥哥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周总的声音——甜美,圆润,富有磁性。坐在旁边的曹磊听到后,身上直起鸡皮疙瘩,特别是看见他去抓雪儿的手,气得火冒三丈,他猛地站起,飞奔过来,一把抓住周总的衣领:“你!你!什么东西,”

周总被抓得喘不过气来:“你、你,干什么?”

“不干什么!我们是陪雪儿来讨债的。”紧接着,姚旭、李斌和笑笑也走了过来。

“要是这样,一分钱没有。”周总突然恼羞成怒,变得非常强硬。

曹磊更是强硬,说着,他拿起桌上的酒杯,咔嚓一声,磕掉瓶底,用尖利的瓶尖在自己的胳膊上倏地划了一道口子,立时,鲜红的鲜血流了出来。他把胳膊往周总面前一伸,用瓶子指着周总:“小子,看看,这血是红的还是黑的。我警告你,这钱给也得给,不给也得给!”

看见曹磊胳膊上的血一滴一滴掉下来,雪儿和笑笑慌了神,她俩又急又怕,笑笑急忙用餐巾纸擦拭着血,慌乱中,雪儿解下腰间的蝴蝶结,把曹磊的胳膊临时包扎了起来。姚旭和李斌挤上前来,把周总死死围住。特别是姚旭,像疯了似的,指着周总的鼻子:“小子,老子在京城晃荡几十年,人模狗样的见多了,还未见过你这号不顺眼的。我兄弟流这么多血,咋办?”

“说!咋办?”李斌也瞪着眼睛,厉声斥责道。那意思,曹磊的伤仿佛是周总刺的。

天哪,竟是一伙亡命之徒。再僵持下去,自己非成罪魁祸首不可。没想到,眼前这个小子,竟是这样的傻蛋,连自己都敢伤害。这种人,他还怕什么!还有什么他不敢做的事。看来,这宗帐还真的不好赖,一边是软磨硬泡,搅得你不得安宁,另一边是两肋插刀,吓得你胆颤心跳。罢罢罢,还还还,找个台阶下算了。想到这里,周总的态度有所转变,他不得不说:“嗨嗨,误会误会。何必呢!你看,血都流出来了不是!我现在正在和雪儿谈货款的事呢,你却来这一档子事,总得给我一点时间吧。这样,我尽快把款凑齐,一星期之内,打到晋新的账户上。”说完,他拿起桌上的项链和皮包,匆匆离开了酒店。

软的怕硬的,硬的怕不要命的。这话一点不假。周总今天实实在在地验证了这句俗话。曹磊都未曾想到,自己怎么会如此冲动,做出如此不理智的事情。他伤成这样,雪儿和笑笑都十分心疼,心疼之余,两人尚有另外不同的感受。雪儿既欣喜又内疚,欣喜的是,在关键时刻,曹磊能挺身而出,维护自己,像个有血性的男人,内疚的是,曹磊为了自己公司的事伤成这样,不值。笑笑却恰恰相反,既沮丧又赍恨,赍恨的是曹磊为了雪儿的事情竟然不顾一切,如傻子一般,沮丧的是,自己怎么就没有这般福分,享受这甜蜜的爱情。曹磊却与她俩的心情都不一样,心里感到非常之高兴,因为自己歪打正着,替雪儿的公司要下了这笔难缠的货款。虽然这笔款尚未兑现,但是能答应还款就是胜利。“哈哈!庆贺!”他高兴的笑了。随后又让服务生上了两瓶红酒,让雪儿和他们坐到一块继续喝酒。雪儿拽了拽他的衣服,小声说:“别喝了,去包扎一下伤口。”

“没事!这点小伤算什么!”说完,曹磊大声笑了。

“幸灾乐祸!”笑笑极不高兴。

“你脑仁有问题了是不?”李斌看着曹磊,“怎么自己伤自己?!”

“这就叫做鬼使神差,不由自主。是神灵让我这样做的。”曹磊自豪地说。

“生命诚可贵,爱情价更高。若为讨账故,胳膊亦可抛。”姚旭抑扬顿挫地朗诵道。

“不要高兴的太早了。伤成那样,我看你怎样去见大妈。”笑笑嘴里鼓鼓囊囊。

听到笑笑的话,曹磊心里犯了嘀咕:是啊,伤的虽然不厉害,可一时半刻也好不了,若被母亲发现伤痕,真的不好解释。唉,糟糕!但愿笑笑不要把实情说出去。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9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