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丑狼的博客

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大学本科学历,爱好文学。一九八三年发表小说处女作《骨气》。之后发表过散文诗歌。2010年步入网络,开始网络文学创作。散文《童年轶事》在2011年参加首届“大礼堂杯”怀旧故事大奖赛中获入围奖。

【原创小说】打往天堂的电话(12)  

2011-06-06 13:00:57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十二      

 

 曹磊走后,雪儿像丢了魂儿似的,心不在焉,眼前总是浮现着他的影子,这心情,这现象,之前从未有过。殊不知,爱情竟是这般诡秘,它犹如一根绳索,捆绑着雪儿的神经,牵引着她的心,随同着曹磊,也离开这个城市,去了北京。从飞机场出来,她开车径直去了公司。雪儿所在的晋新化工有限公司,是省城最大的一家私营公司。这几个月经济效益不太好,资金有点紧缺。刚到办公室,就听财务科任科长说,他和销售科的丁科长明天去北京出差。说是出差,其实是去北京ss公司讨账。讨账是个麻烦的差事,都不想去,可是,王总偏偏选定他俩。军令如山,不得不从。任科长让雪儿把ss公司的欠款明细表整理一份,走时带上,以便备用。雪儿向来不喜欢出差,也不愿意出差,从来没有出过差,不知为什么,今天听到这个消息后,心里痒痒的,总想去。她一边造表,一边和任科长委婉地搭讪着。言语之间,流露出她也想去北京的意思。

任科长文质彬彬,有点书生气,三十六岁的他,至今仍未处下对象。他心里一直暗恋着雪儿。有事没事,时常来到雪儿的办公室,借助谈工作,与她见面、聊天儿。自雪儿丧夫后,他曾多次向雪儿表露出倾慕之意,雪儿都无动于衷。现在,得知雪儿有想去北京的愿望,他心里暗暗欢喜,能帮雪儿的忙,能和雪儿一同出行,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,于公于私,他都想让雪儿去。雪儿即是美女,又是会计,还是他的心仪,有她随同,事情肯定好办,旅途也一定愉快。他把自己的想法陈述给了王总,王总欣然答应:“好!只要能把四十几万给我要回来,再挑两个美女都成。”

就这样,雪儿机智巧妙、顺理成章地争取到了去北京出差的机会。这看似平常的事情,却让她兴奋不已,随之而来,又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心情占据心头:急切、期盼和喜悦。整整一天,她都被这种复杂的心情包围着。下班后,她去服装店买了一款粉红色的真丝雪纺连衣裙,计划明天去北京带上,忙完工作后,穿上它,把自己武装得漂漂亮亮,去见曹磊。
图片

第二天清晨,雪儿一行三人来到了北京。

北京ss公司是股份制公司,是晋新化工有限公司的老客户,前几年,ss公司从未欠过账,自去年换了总经理以后,每次来晋新化工有限公司拉货,周总经理都要打来电话,死缠硬磨,欠一部分货款,一年时间,就欠了四十几万。不知为什么,今年,ss公司却一反常态,几个月都未来进货,也没有任何信息,似乎消失得无影无踪。销售科丁科长曾打电话询问过周总经理,他却说,晋新的产品价格过高,质量有问题,等等。这简直是信口雌黄,岂有此理。晋新的产品,质量最优,价格最低,这是本行业的公认。他这样说,无非是借口,想摆脱晋新而已。为此,财务处曾多次催ss公司结算货款,他们总是不予理会。公司本想诉诸法律,要回货款。但他们急于用钱,这样过于繁琐,即便是耗上人力财力,说不定还要拖到猴年马月,也很难全部要回。万般无奈,晋新只有派人亲临ss公司,要回货款。以前,每每来到ss公司,晋新的人都会受到特殊礼遇。今天却不同,没人问,没人理,也没人接待,更别想见上这里的大掌柜周总经理。

他们憋着一肚子气,悻悻然走出了SS公司。最生气的还是丁科长,因为他是管销售的,时常来这里,没想到,今天如此晦气,吃了这样一碗冰凉冰凉的闭门羹。一气之下,他拨通了周总经理的电话,本想发火,但一想,小不忍则乱大谋,罢罢罢!还是忍住吧。于是违心地笑道:“周总,您好!我现在在北京中奥马哥孛罗大酒店,我在这里预订了酒席,请赏个脸。”

“你是客人,怎么能让你破费呢!好,我十二点一准赶到。”还好,周总经理总算是露面了。

当今社会,欠账的是爷爷,讨账的是孙子。旧社会是黄世仁牛逼,新社会是杨白劳牛逼。那倒是,能拄上拐棍要饭,不坐上小车催欠。要账难,难于上青天。想到这些歪理邪说,雪儿有点后悔,后悔不该来北京,后悔自己多此一举,后悔自己自找苦吃,顾此失彼,光想着来北京,就没有考虑到要不回货款怎么办?难怪人家都不愿意来。

既来之则安之。俗话说,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。任科长、丁科长和雪儿商量一番,决定用好酒好菜宴请周总经理。古时候有鸿门宴、庆功宴,这讨账宴是何时兴起,不得而知;又是什么高人把谈工作、办事情移至酒店的饭桌上,更不得而知。他们只是社会时尚的追随者,无奈的追随者。

中午十二点,周总准时来到酒店。宴席间,他大诉其苦,公司如何如何难办,资金如何如何急缺,言下之意,ss暂时无力支付欠款,等渡过难关,他们会将货款一并打到晋新的账户上。

傻子都会明白,这是推辞,这是欠款者常用的伎俩;拖一天算一天,拖的时间越长,还的款越少,甚至不还。任科长,丁科长,雪儿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不知说什么好。

“周总,这不行。我们回去没法交代。”

“你知道吗?我们郊区的炭黑厂,炭黑把几个库房存的满满的,厂区里也是堆积如山,卖不了,工人工资都发不了。”

“区区四十万,对您这大公司不过是小菜一碟。”

“来时王总特别吩咐,无论如何,都得把钱带回去。”

“是啊,不然,王总让我们常驻北京,绝不收兵。”

他们三人,你一言,我一语,对付着周总。周总稳坐泰山,笑呵呵的,一言不发。看样子,大有“咬定青山不放松”,“任尔东西南北风”之势:耗吧,我有的是时间。欠账者心平气和,要账者心急火燎。这个话题,总不能一直谈下去,这样显得太没趣儿了,于是,他们谈论起了别的事情。这下,周总一反常态,来了兴致,他口若悬河,滔滔不绝,谈到雪儿,他赞不绝口,赞雪儿是才女加美女,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姑娘,他很欣赏雪儿,如果雪儿愿意跳槽,可以来他的公司上班,工资加倍,待遇优厚。这家伙,当着任科长和丁科长的面竟然这样说,也不知他这是醉话、玩笑、还是故意?雪儿微微一笑,没有吱声。随后,周总与他们各自交换了名片,结束了宴席。对于还款的事儿,他只字未提。看来,这次讨账之旅,非打持久战不可了。回到宾馆,三个讨账者都是愁眉不展,长吁短叹,不知道接下来该怎样进行,怎样下手,怎样才能讨回货款。商量来商量去,最后决定,先打听到周总的住所,等到下班时间,天天去他的家里软磨硬泡,看他如何答复。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