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丑狼的博客

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大学本科学历,爱好文学。一九八三年发表小说处女作《骨气》。之后发表过散文诗歌。2010年步入网络,开始网络文学创作。散文《童年轶事》在2011年参加首届“大礼堂杯”怀旧故事大奖赛中获入围奖。

【原创言情小说】打往天堂的电话(16)  

2011-09-13 21:30:37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原创言情小说】打往天堂的电话(16) - 丑狼 - 活力丑狼的博客
 【原创言情小说】打往天堂的电话(16) - 丑狼 - 活力丑狼的博客
  十六

两代人在一块,没有共同的话题。小刘和萧笑笑坐在电脑前,一边玩着电脑,一边谈论着事情。

曹母一边跟萧处长夫妇聊着家常,一边不时的打量着小刘:这后生,浓眉大眼,白净帅气,典型的帅哥形象,加之,年纪轻轻,就当上处长,定然讨姑娘们喜欢。他和萧笑笑然在一起,眉来眼去,不会然出什么问题吧?萧笑笑不会移情别恋,喜欢上他吧?唉,人生无常,世事难料。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可恨的雪儿尚未被“驱逐出境”,风度翩翩的小刘又粉墨登场,来个“大兵压境”,这一男一女,内外夹击,给萧曹联姻造成了很大危机。她真的颇为担心,担心萧笑笑这只金凤凰,落到刘家的梧桐树上,更担心曹家的未来、儿子的幸福。这小祖宗,傻儿子,真是有眼无珠,别放走了金凤凰,招来一只烂麻雀。

看见曹母心事重重,心不在焉,萧处长夫妇决定结束“会谈”,去医院“会见”曹父。

“刘儿,你领着笑笑去外面逛逛吧。我们去医院。”萧夫人吩咐道。

“妈,我又不是小孩,领什么领!”

“呵呵,笑笑领着我。”小刘风趣幽默,调节着气氛。

萧笑笑扭过头,“恩将仇报”,毫不客气地斜了小刘一眼。虽然未说话,但目光尖刻犀利,很有杀伤力,把小刘那满脸笑意消灭得一干二净。小刘避过她的目光,对萧处长说:“车在下面,司机在车上,你带上车,处长。”

“不用不用。医院不远。”曹母不知道是小刘叫的专车,怕麻烦人家。

“我们走几步。你坐上车和笑笑转转吧。晚上,我们去驻京办。你想回家就回家,不想回家就来驻京办。”萧处长说。

“爸,我不去转。我想回家。”

“回什么家!你妈来了,明天跟她去玩玩。”

“我明天要上班。”

“我给你续了一天假·。”

其实,萧笑笑嘴上说是回家,心里却没一点谱儿。与其说假期到,还不如说是赌气、逃避。她何尝不想多呆几天,何尝不想游玩游玩,然而,条件、环境、心情,统统不容许。想想曹磊,想想他的所作所为——伤人,伤心,没情,没意,之所以回家,也是情非得已。父母来了,父亲又给自己续了假,回与不回,她无所适从。听到萧处长的话,她没有吱声,表面看去,算是默认了父亲的安排。

站在一旁的小刘,被萧笑笑的“我想回家”吓了个半死,他的心,噔噔噔,跳到喉咙口,差点掉到地上。好在,他的美梦,尚未被萧笑笑彻底粉碎,事态的发展还运行在他设计的轨道上。他暗暗下定决心,一定要把握好这次机会,千方百计地赢得萧笑笑的好感。

眼下,心灰意冷的萧笑笑,大有孤家寡人的感觉,宅在宾馆,无事可做;无事可做,也别无选择,她只有乖乖的和小刘出去溜达溜达。这样,也免得父母大人疑心疑鬼,窥出她的心病,发现她的秘密,不然,那是可怕的事情,因为她这失败的爱情,说不定会导致萧曹两家最惠国待遇彻底瓦解,那种亲如一家的全天候关系也彻底崩溃。她不愿看到这种局面。

小刘和萧笑笑先走一步,刚到电梯门口,曹母追了过来。

“丫头,等等。”曹母掏出一千元新票子,“把钱带上,买个什么。”

“我有。”

“听话。”说着,曹母把钱硬塞进萧笑笑的衣兜,摆出长辈的威严,让她没有推脱的余地。“另外,磊磊手机关机,你知道他那几个人的手机号吗?”

“不知道。我只知道姚旭的。”

“姚旭知道吗?”

“哦,李斌和姚旭知道雪儿的,前两天他俩帮她要账联系过。”

“那你给姚旭打电话,让他打给雪儿,叫磊磊赶快回来。不,去医院。”

曹母的用意,路人皆知。这电话,能不能打,该不该打,萧笑笑犹豫不定,因为她怕曹磊那混蛋,误认为是自己妒忌、羡慕,而从中作梗、使坏······嗨!扯淡!都什么时候了,还想这些!打,怎么不能打!本姑娘还未受过这般窝囊气。她雪儿算什么东西,曹磊有什么了不起!这是大妈的主意,她有权力有义务传达。她拨通了姚旭的电话,让他下达曹母的圣旨。姚旭高兴地接受了这项光荣任务。完成后,还借汇报的名义,在电话里和萧笑笑腻歪起来:“妹妹,今天有事,没去见你,好想你呀!”

 这话从姚旭嘴里出来,让萧笑笑直起鸡皮疙瘩:“废话!”

“喳,臣罪该万死!”接着,姚旭仍然油腔滑调,声音愈发温婉绵软,甚至有点肉麻,“对了,亲妹妹,他们在什刹海小吃一条街。要不,哥也带你去,尝尝北京风味”

“什刹海在哪儿?”话一出口,萧笑笑感觉自己问了一句不合乎逻辑的废话。

“得,你等着,我和李斌开车去接你。再迟,中午就没得吃了。”

“别别!千万别来。我不愿见他们,也不愿去。”

“完了,世界末日到了。”姚旭哭丧着调,大失所望。

“OK!”说完,萧笑笑随即关掉通话,也不曾给姚旭回话的机会。

从萧笑笑的话中,小刘似乎听出了点什么。他尽管不知道“他们”是什么人,可是他却能猜到是萧笑笑非常熟悉的人,况且跟萧笑笑还有什么瓜葛,特别是那个磊磊。他真想知道这个秘密,真想去什刹海探个究竟,但又不知如何下手,便问萧笑笑:“下一步,我们去哪里?”

萧笑笑心里很烦,随口说道:“随便。”

萧笑笑的这个“随便”,来得恰逢时机,给了小刘很大的方便,一切行动,由他安排,可以去东,也可以去西,可以去南,也可以去北,对了,还可以去什刹海。哈哈,天助我也,就去什刹海吧,这地方是无与伦比的旅游胜地,“西湖春,秦淮夏,洞庭秋”,风景独特,美食多多,去那里是一举三得的好事,既能让萧笑笑一饱口福,又能观赏老北京的风貌,说不定还能知道点什么秘密。妙,实在是妙!精明的小刘,为自己的英明决策感到高兴,并在心里偷偷说道——向什刹海挺进。这是小刘的军事秘密,萧笑笑暂且被蒙在鼓中,只有开赴前线,进入战地,她才能明白一切。

楼下,司机和车仍然呆在原地,乖乖地恭候着主人。看见小刘与萧笑笑过来,司机急忙下车去开后门,这时,小刘摆了摆手,对小司机说:“不用开,我俩坐前面,你也不用去了,打的回去吧。”

在这非常时期,小司机不得不暂时下岗。

“是,刘哥。”小司机非常恭顺,也非常机灵,大有站好最后一班岗的敬业精神,他旋即快步走到车的外侧,帮萧笑笑拉开前门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打往天堂的电话(15) - 丑狼 - 活力丑狼的博客

    

坐到车上,萧笑笑方才发现,自己屁股下面坐的竟是簇新的宾利慕尚。好家伙,super-luxury cars,这家伙真牛,从哪儿搞来的?不对,这种档次的车,谁能借给你!她有点疑惑,看着小刘:“你家的车?”

“谁家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招之能来,来之能用,用之长久,那就足够了。”小刘满脸自豪。

萧笑笑没有接话,心里说:德行!给你个鸡毛,你还当令箭。你就是有几百辆,老娘也不稀罕。老娘出于好奇,关心一下吧,你倒是不知天高地厚了,那好,老娘还懒得理你呢。萧笑笑把目光移向窗外。

一路上,小刘兴致勃勃,侃侃而谈,萧笑笑却兴致索然,默默不语,一个热,一个冷,怎么也调配不出诙谐、浪漫的情调,无论小刘多么努力,萧笑笑依然不冷不热,没有密切配合的表现。这种气氛,一直跟随着宾利慕尚,缓缓驶进了什刹海停车场。

小刘把车停好,对萧笑笑说:“走,咱们逛逛去。这地儿不错,有玩的、吃的、看的,样样都好,保你心情舒畅,心花怒放。”

下得车来,萧笑笑跟着小刘向前游走,慢慢的,心头有种轻松之感油然而生。真没想到,北京,这个被钢筋水泥包裹的大都市,竟还有这等风景天空,竟是那样的碧蓝,环境,竟是那样的清新,景色,竟是那样的怡人,你瞧那湖水,清澈明净,在微风的抚摸下,波纹层层叠叠,永不断头,远处的湖面,一片翠绿,翠绿之上,朵朵鲜花亭亭玉立,粉红的,雪白的,美艳得很——哦,好美的别样荷塘。湖堤上那葱蔚洇润的柳树,摇曳着婀娜的身姿,既像是欢迎着八方游人,又像是讨好着身后的名园名寺。再瞧,那一辆辆人力三轮,真是有点稀奇,拉着不同肤色的旅客,走东去西,仿佛做着什么游戏。······

“这是甚地方?”萧笑笑的好奇心再次催她张开了嘴。

“哈哈,小傻瓜,这地儿不错吧!”小刘非常亲热,也非常骄傲。

“别卖关子了。”

“你抬头看那边。”萧笑笑顺着小刘的手势望去,看见一幅醒目的版面——第十届什刹海文化旅游节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打往天堂的电话(15) - 丑狼 - 活力丑狼的博客

“怎么?这里是什刹海?”

“是的,我的小傻瓜。这是‘燕京小八景’之一。”

小刘这破嘴,又蹦出个“小傻瓜”,还是“我的”,萧笑笑很是反感,她真想反驳,但没时间,眼前最重要的任务是揭穿他自作主张的阴谋诡计:“谁让你领我来这里?”

“怎么?”

“我打电话你没听见!”

“那又怎样?不能因为他们的存在,而耽误了你游山玩水享受快乐的机会。要明白,那是变相的侵犯人权。”

萧笑笑一想,是啊,这臭小子,破嘴真滑溜,真他妈说的还有点道理。这事不跟你计较,不过,另一件事必须严厉警告:“以后不许你胡咧咧——叫我小傻瓜。”

“那,叫什么——小甜心?”看着萧笑笑,小刘循序渐进,步步深入。

“去。少犯贱!你没那权力。”

“是!听公主的话。不过,牛奶会有的,面包会有的,这个权力迟早也会有的。”小刘满面春风。

萧笑笑仿佛未曾听见,撇下小刘径直向前走去。

“等一等,我带你去吃北京的美味。”小刘紧追几步,讨好着萧笑笑。

“不去。他们在小吃街。”

“怎么又是他们!他们是虎还是狼?”

“别烦!”

“笑笑,你别生气,请你容许我再说几句好吗?”小刘突然变得毕恭毕敬,语气,也略带恳求。见萧笑笑无任何反应,便继续说道 :“可以看出,你可能遇到了不顺心的事,如没猜错的话,肯定是感情问题。不论遇到多么闹心或多么复杂的事情,都要冷静,都要敢于面对。逃避,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,那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烦恼和痛苦。遇事情,自己能解决得了解决,解决不了想办法解决,实在解决不了,就要放弃,就要忘记,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,要学会淡定,学会大度,哪怕是失恋,也应该这样对待,长痛不如短痛。当一个人不爱你了,你再一味地死缠烂磨,抓住不放,那只会遭到他的白眼、反感,甚至厌恨,他会越发瞧不起你。与其如此,还不如好合好散,给他留个好印象,说不定,在他不顺心的时候还会想起你,还会念起你的好。······”

哼,站着说话不腰疼!典型的唯心主义者,光有理论,没有实践。要想知道梨子的味道,就要亲口尝一尝,你尝过吗?你失恋过吗?——萧笑笑心里这么说着, 便用眼睛瞥了小刘一眼。小刘接下来说了些什么,她没顾着听,只是顺着小刘的思路,想着自己的事情:人家姓曹的不爱你,你一直死死地缠着,有什么用?只能是自找苦吃。是啊,有些话,小刘说的也对,该放手时就放手。可是,说来容易做来难让自己放弃,实在是难能办到啊!再难,自己也不能把这种失恋的情绪再流露出来,要将其埋在心里,不能让别人看见,更不能让曹磊瞧不起自己。她一定要强打精神,最起码表面上也要做回原来那个天真活泼的萧笑笑。想到这儿,她突然被小刘用手戳了一下:“你手机在响,怎么不接?”

萧笑笑掏出手机,一看是姚旭的号。

“妹妹,我已到什刹海,曹磊这家伙玩疯了,死活不回去。医院有什么事吗?”

萧笑笑心想,这鬼姚旭,肯定是在替曹磊打探。于是她毫不客气地回敬道:“不回拉到!与我无关!医院有没有事,我不知道,我也在外面。?”

“你在哪里?”姚旭这小子,对萧笑笑是过于关心。

在哪里,怎么回答?切,怕什么!敢作敢为!萧笑笑神情突变,没有半点沮丧的痕迹:“我在敌占区。”

“什么敌占区?”

“什海刹。”

“哈哈,好!好!你能打入敌人内部,堪称巾帼英雄,来吧,来吃一碗苏造肉,喝碗莲子粥。我们在什刹海BN饭店。你在哪块儿,我去接你。”

“不用!我有腿。”

萧笑笑挂了电话,对小刘说:“走,去什刹海。”

萧笑笑突然由阴转晴,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让小刘始料不及,于是他赶紧应承道:“OK!听你的!”

快到BN饭店时,萧笑笑看见姚旭站在门口东张西望,不知怎的,她心里骤然生出个奇怪的想法,她想让曹磊特别注意小刘,注意这个风度翩翩帅气十足的时尚男,尽管她并不喜欢他。她如此这样,是报复曹磊,还是让曹磊这个混蛋领略她的魅力,瞧瞧这铁石心肠的东西会不会吃醋?她也言说不清。这个荒诞的想法,本能地促使她拽了拽小刘衣角,小声说道:“借用一下你的手。”

“干什么?”小刘莫名其妙。

“牵住我的手。”

“什么?”小刘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打死他都不敢想——天上会掉馅饼。

萧笑笑没有多费口舌,索性拉住了小刘的手。这突如其来的举动,给了小刘一个大大的惊喜,让他幸福死了,他变被动为主动,大胆地牵着“妹妹”的手走进了BN饭店。看见萧笑笑和小刘牵手走进饭店,首先,把姚旭搞懵了,接着把曹磊、雪儿和李斌也搞懵了,除了任科长和丁科长外,他们都傻了眼。

“这位是?”李斌问萧笑笑。

“刘处长!”萧笑笑声音清脆。

“笑笑!”姚旭大声叫道。其实,他这不是在叫萧笑笑,而是在提醒萧笑笑。他总觉得萧笑笑在作秀。

“怎么?还不清楚?那好,我详细介绍一下。”说着,萧笑笑清了清嗓子,“此人,姓刘。籍贯:北京。现在流落太原,在MM厅混职。”

小刘眨巴了眨巴眼睛,心里说,好我的姑奶奶,怎么拿我开涮?你这是在介绍我吗?分明是在开宣判会。

“敢情是和萧叔叔一个单位的。坐坐。”曹磊急忙腾出座位,让小刘坐。心想,这家伙原来是他的候补委员,这么快就知道了他和萧笑笑的内幕,并且这么快就把萧笑笑拿下,真是不可思议。

听到曹磊的话,丁科长向服务生叫道:“再上两份苏造肉。”这句话,本应姚旭操作,可是,此时的姚旭简直乱了方寸,他心里很不是滋味,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失落感,他脸色难看,眼睛直勾勾瞪着小刘:什么破刘处长,他越看越不顺眼,真想给他几拳。他早已把请萧笑笑吃饭的诺言忘得一干二净。

“不吃了。我们有事。还要走。”萧笑笑看到雪儿就来气,她不想在这里吃饭。

“我们有事”,这话掷地有声,大伙也不好意思挽留。客套之后,小刘再次牵着萧笑笑的手,走出了饭店。走了没有多远,萧笑笑把手抽了回去,小刘又迅速把手伸了过来,刚一接触到萧笑笑的手,却被她猛地推开。

“去一边!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刚才没跟你说——只是借用一下。”

“搞什么鬼?哪有这样坑人的。”小刘极不满意。那种来之不易的美妙之感,蓦然离去,搞得他欲火中烧,他真想牵住萧笑笑的手,或者紧紧地抱住她,但,他不敢,没有那个胆量,他害怕这个辣妹子,正因为辣,才激起了征服她的欲望,目前,在各种条件尚不成熟的情况下,他只好乖乖地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:“好好,我这两只手从现在开始就是你的了,你随时可用,想怎么用就怎么用。”

“滚滚滚!让你占便宜了。”

小刘笑了,笑得诡秘:便宜,嘿嘿,这只是小便宜,总还要占你的大便宜呢,而且永远。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2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