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丑狼的博客

原创作品 版权所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大学本科学历,爱好文学。一九八三年发表小说处女作《骨气》。之后发表过散文诗歌。2010年步入网络,开始网络文学创作。散文《童年轶事》在2011年参加首届“大礼堂杯”怀旧故事大奖赛中获入围奖。

【原创长篇小说】打往天堂的电话(24)  

2012-10-16 17:37:4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二十四 司马俊明回来了

 

 人逢喜事精神爽。曹磊的那两首情诗,犹如兴奋剂,给了雪儿很大的鼓舞。她的心情,由阴转晴,十分愉悦。是啊,只要真情在,怕甚!天塌下来两个人顶着,没有过不去的坎。对爱情,对未来,她充满信心,充满希望。

心情好了,总想干点什么,甚至,想把自己的喜悦分享给别人。给曹磊发完信息,没得事干,她打开电脑,发微博。发,发,一连发了几条,美美的过了一把微博瘾。

弟弟是她的铁杆粉丝。他大学刚毕业,尚未找下工作。在家无事,成天耗在网上。第一时间,看到她的微博,知道她从北京回来了。于是打来电话,让她晚上回家吃饭。还特地强调,这是母亲的吩咐,母亲有话要给她说。

母亲也真是的,本身有病,还操那么多心。什么事,打个电话说说不就得了嘛,还神神秘秘的。本来,雪儿就打算晚上过去看望父母。因为,这一段忙,加班加点的,没个空闲回家转转。弟弟的一个电话,打得她心里颇不平静。母亲要说什么,她直犯嘀咕。

在家坐不住,她决定早点回娘家,瞧瞧母亲要说什么。凑这个机会,再跟母亲拉拉话,唠唠嗑。娘家在城东,她在城西。两个小区间距十多公里。自涛涛走了之后,平时回家,她舍不得开车,大多是坐公交车。现在的油价,高的要死,她有点负担不起。论工资,挣得倒不少,每月六千五百元。但,还还房贷,贴贴娘家,凑凑份子,买买化妆品衣服什么的,月月都是紧紧巴巴的。居家过日子,不精打细算点儿,根本支应不过来。

今天高兴,管他呢,开车回。

回到娘家,父亲不在家,上班去了。母亲和弟弟在厨房张罗着做饭。弟弟咚咚剁着肉馅,母亲吃力地和着面。一看这情景,雪儿知道他们在做羊肉馅饺子。这是她最爱吃的饭。顿时,一股热流涌进心里,好暖,好暖。这,就是家,温馨的家;这,就是爱,实实在在的爱。有母亲真好。望着母亲那花白的头发,及孱弱的身体,她的泪水,在眼眶里转了几圈,硬是没让掉下来。她赶紧给母亲搬过来个凳子,说:“妈,您坐那儿歇歇。我洗洗手,和雪银两个做。”

“姐,不用了。你和妈俩说说话。还早着呢,我一个人弄。”雪银说。

雪儿知道,因母亲有病,弟弟早早就学会了做饭。至于饺子,她还未见他独自操作过,究竟味道好赖,手艺如何,包的怎样,一概不曾知晓。故此怀疑道:“哎呦,你弄的能吃吗?”

“小看小弟不是。等着瞧,绝对是大厨级的水平。”

“好!剁馅儿,调味儿,包饺子,全包给你,权作练手。做不好,也没关系。大不了,委屈委屈姐姐的嘴,将就着吃呗。”雪儿看着弟弟,诡秘地笑了。

“嘿姐,得了便宜卖乖不是!这么说,你既不擀皮又不包喽?懒!真懒!你真会就坡下驴。”雪银故意哂谑道,“不过,这饺子可不能白吃,你得给王总说说,让我去你公司上班。”

“现在愿意去私企啦?”

“没办法。简历投了几十份,都没成功。现在,只有骑驴找马,以后再说。七尺男儿,总不能一直在家吃闲饭吧。”

“别给你姐找麻烦。自己找去。女人家家的,别求人。”吉风英瞅着儿子,责怪道。

“噢,还是老妈想得周到。好好!不勉强姐姐啦。”

“妈,没事的。弟弟的事,该管还是要管的。我会操心的。”雪儿停顿了一下,接着问,“哎,您不是有话对我说吗,甚事?”

“司马俊明回来了。他早上来家坐了好长时间,问你这,问你那的,还要了你的号码,在咱家打了几次,你都关机。”

“姐,据我观察,俊明哥是有目的的。这次回来,是重整旗鼓,追你来了。”雪银一边剁着馅,一边插话道。

“别瞎咧咧!”雪儿斜了弟弟一眼。

“是啊,这孩子至今还没个看对眼的。看得出来,他心里确实还惦记着你。”吉风英也这么认为。

司马俊明比雪儿大两岁,家也在父母这个小区。上高中时,他俩是一个班。因为学校离家近,都未住校。晚上上自习,司马俊明总是主动叫她,送她,三年时光,日日如此。用同学们的话说,他,就像是她的保护神。但也有人调侃,说他,俨然一个跟屁虫。那时,雪儿也感觉得到,司马俊明,对她的好,不是一般的好,他,在偷偷地爱着她。而在她单纯的内心,却是模模糊糊,对司马俊明的感觉,既不是那么强烈,也不是那么寡淡。就是那种比朋友深一点,比恋人淡一点的感觉。她既不想与他往深层次发展,又不想舍弃他。她习惯了这种依赖性。然而,司马俊明却恰恰相反。他对雪儿的爱恋,与日俱增。考大学时,他看着雪儿的志愿,和她填成了一样。通知书下来,雪儿金榜题名,如愿以偿;而司马俊明却事与愿违,名落孙山。本来,司马俊明还想复习复习,明年继续报考雪儿上的这所大学。然而父母坚决反对,说他年龄偏大,不让补习。无可奈何,只好退而求其次,被调剂到本市的一所三流大学。雪儿开学早,去武汉上学时,司马俊明还特地开出父亲的车,把她送到火车站,又买站台票,护送她上了火车。离别时,司马俊明看着雪儿,恋恋不舍的,那么大个男孩,竟然流下了眼泪,嘴里还说出一句令人心酸的话:“雪雪,真想跟你一起去武汉上学!真的!”瞅着可怜的司马俊明,再听到两个情真意切的“真的”,雪儿心里一阵酸楚,泪珠也禁不住滚了出来。她不敢正视他,便迅速扭过头,上了火车。她后来才知道,他在那里傻傻的站了一个多小时,家里打来电话,他才回去。

暑假寒假期间,每次回家,司马俊明都要来找她玩耍,聊天,请她吃饭,看电影。但最后那个暑假,她和涛涛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,因为涛涛也是本市的,故经常来找她。司马俊明知道后,便再也不来了。毕业后,雪儿和涛涛回来了,司马俊明却悄悄地走了。他去了北京。在北京闯荡了二年,挣了点钱,随后又向家里要了点钱,开了个公司。听同学们说,效益还挺不错的。

几年不见,他,生活的怎样?变化大吗?雪儿真的想象不出来。

“妈,他来都说了些甚?”雪儿问母亲。

“他把公司转让给别人了。计划回来创业。”

“不可能吧?在北京已经打拼了好几年,人脉关系都在那里,而且,发展的挺好,回来做甚?”雪儿睁大双眸,满含疑惑。

“你傻啊姐。这还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——明摆着的嘛!为了你。”

“咋说话呢!尽瞎胡比喻。”吉风英睨了雪银一眼,又将头转过来,看向雪儿,“妮儿,雪银的话虽难听,但确实像是这么回事儿。我看,俊明这孩子不赖,你应该考虑考虑。”

“是啊姐,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情郎。过了这个村,就没这个店了。”

“你瞧这孩子,你倒比喻上瘾了!”吉风英剜了雪银一眼,又对雪儿说,“是啊妮儿,你可别错了主意。”

“你们都想哪儿去了,人家回来,肯定有别的意图。我和他,是不可能的。”

“为甚?”吉风英和雪银异口同声的问道。他俩的眼光,直射着雪儿,似乎要穿透她的内心。

母子俩的目光固定在那里,让雪儿窘迫不安。看来,不把实情说出,母亲和弟弟,定然会刨根问底,探个究竟。可是,现在说出这些,有点为时过早。因为,在曹家,对他俩的恋情,曹父不知,曹母反对,时至今日,根本没有得到两位老人的认同。这种尚未敲定的事情,怎么能告诉家人呢?那么,该怎么办?又如何解释?

“咋不啃声?”

“怎么回事呀?”

母亲和弟弟,接连催问。

“我有了。”雪儿一时找不下恰当的理由来搪塞,因此被“屈打成招”。

“谁?”

雪儿把她与曹磊的事情,从头到尾,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。

听罢雪儿的叙述,吉风英和雪银母子俩神情各异,反应不同。吉风英表情凝重,陷入沉思;雪银却喜形于色,大加赞赏:“姐,真有你的!居然搞了个小弟弟。行!够范儿!”

“别瞎说。”雪儿的脸蛋儿有些泛红。

“妮儿,这事儿你要慎重。妈总觉得,有点不靠谱儿。”吉风英忧心忡忡。

母亲的话,像一块冰,一下掉进了雪儿的心里,使她的内心凉了许多。本来,业已消失的心理阴影,此刻,又浮现了出来。在她的脸上,又多了一丝愁苦。

屋内静了下来,三个人一声不吭,互相看了看,又移转了目光。突然,雪儿的手机响了,柔婉悦耳的歌声,打破寂静,又给屋内带了一点生机。

掏出手机,一看是个陌生号。雪儿问:“喂,你好!哪位?”

“哈哈,雪雪,我是俊明。终于打通了。你还在北京?”

“不。我回来了。”

“是吗?那太好了!”

“老同学,这几年不见,还以为你失踪了呢。”

“怎么会呢!在这里没法见人,出去避难去了。这不,现在回来了。”

“听说回来不走了?”

“不走了。以后咱们就能常见面了。哎,你知道吗,明天市大礼堂有活动,举办浪漫七夕节联谊会,人数有限,我搞了两张票,咱们去看看热闹吧,顺便叙叙旧。”

“这······这······”雪儿犹豫不决。

“怎么,有事?”

明天是七夕,中国的情人节。不!是中国的爱情节。去吧,不合适,不去吧,又不好意思拒绝。同学一场,友情又是那么深,几年不见,这点面子都不给,是不是显得太不近人情了。去就去!没什么了不起的。谁规定的,爱情节,只许情人相会,不许朋友相约?这观念,太迂腐了。想到这儿,雪儿回答道:“好吧。我去。”

“ok!老规矩,我明晚去叫你。”

打完电话,雪儿想,正巧曹磊不在,明天去会会司马俊明也好,趁机了解一下他的心思,假若,他真有那样的想法,就暗示他,或者干脆挑明,让他知道,自己有男朋友了。借此打消他的意念。以后,还以朋友相处,各自安好,互不相扰。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5)| 评论(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